写在墙上的历史,秘鲁游记

图片 1
 

图片 2

库斯科(Cuzco)随手拍
  秘鲁先是站,库斯科。美妙的一天,即将起初啦~

库斯科武器广场主旨版画

  Hatunrumiyoc街两旁保存着印加时代的古墙。整座古墙由一块块切割平整的大石如同拼图一样堆叠起来。墙上石块固然造型大小不一,但仿佛完美的连接令人惊叹不已。

南美古文明中,最明亮和最重点的,是十六世纪在此以前存在于现秘鲁境内的印加文明。而关乎印加文(加文)明,不得不说的都会就是库斯科。这多少个有千年历史的旧城,是古印加帝国的都城,她放在秘鲁南边,安第斯山脉的高原上,城市四面环山,坐落在峡谷中。

图片 3
 

3400米的海拔、昼夜温差很大、内江强烈空气稀薄,那都注定了库斯科不会是一个妖媚的城市,正如千年来生存在这边的原住民盖丘亚人(Quechua)一样,库斯科原本的印加石头建造古老而温厚。十六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到来后,在印加石墙上,盖起了巴Locke风骨的教堂和修建,三种文化的时空交融,使整座城市变得魔幻起来。

  那条古墙街最著名的是一块12边形印加石,吸引广大旅游者在此拍摄。如其名,12边形印加石有12边(和12角),是现存下来最多边角的一块印加大石。这种看似随意却通过精心的测算的建造形式,反倒比切割工整的石墙要长盛不衰,经过三次全球震后都独立不倒。

高晓松评价利亚时说,“这座城池的野史写在城墙上”,库斯科也是这么。

图片 4
 

图片 5

枪杆子广场(Plaza Mayor)
  在北美洲江山,几乎每一个都市都有那么一个焦点广场,叫“武器广场”。在这里聚集了都市里最重要的教堂和有些怀有历史意义建筑。

印加帝国的野史,要从那一个古老的石墙说起。

图片 6
 

盖丘亚人栖身在高原山脉,地势险峻,他们擅长依照地势建房,印加建造一般是由切割整齐的有失水准大石块堆砌而成,石块中间不用灰浆或者其他粘合剂,却严丝密合,没有一点裂缝,连极薄的刀子都心有余而力不足插入。

  毫无疑问,武器广场是库斯科最红火的地点,天天成千上万的游人在这里通过,当地人在那边休养游玩,身着传统服装的当地人妇女和小朋友捧着小羊驼坐在附近的小街里、教堂门口的阶梯上,形成协同靓丽的风景线。
 

库斯科圣布拉斯区小街中,有一段保存完好的印加石墙,古印加工匠将打磨光滑、形状各异的石块拼装组合,有点类似中国的榫卯,石块的棱角相互结合,结合的紧凑程度足以抵御地震。

  广场上空飘扬着红白相间的秘鲁国旗,和一个彩虹旗。即使它们看起来相似,可是此地的彩虹旗跟代表同性恋Gay
Pride的旗没有涉及。那些华丽的彩虹旗是库斯科的市旗。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武器广场地在地即印加帝国的中央,也是登时召先导要典礼的场地。殖民时期,西班牙人尚未将它损坏,而是在其周围建起教堂,并围绕广场建立石拱廊。前几日,即使广场所积不到原来的一半,但人们仍是可以够看来印加帝国和西班牙殖民时期三种不同风格的建造。

小巷左转,沿小路拾级而上,就到了古城西北山坡上的萨克塞瓦曼(Saqsayhuaman)古堡。古堡是库斯科城的守卫工事与存储武器的地点,全体由巨石砌成,每块石砖有十几吨甚至上百吨重。古堡从上至下有三层围墙,每层围墙高约6米,最外层围墙长达400多米,前后经历三任始祖修建,至今六百多年风云变幻,仍然耸立。

  武器广场的东部最高超的建筑是库斯科大教堂(Cuzco
Cathedral)。建于1550年的库斯科大教堂是库斯科地区第一个大教堂,它是殖民统治者向地面土著民宣扬天主教信仰的最特异事例。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教堂内部可以绝伦,西班牙统治者在修建大教堂时从萨克塞瓦曼(Sacsayhuaman)搬来广大大石头做建筑材料。这座教堂在过去的400多年间在4次大地震中遭逢不同档次的毁坏,可是都幸存下来。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参观亮点是教堂东北角的《最终的晚饭》(The Last
Supper),艺术家马科斯(马科斯)·萨帕塔(Marcos
Zapata)对这幅闻名的著述做了“本土化”的特性修改——盘中的面包被换成了南美洲特有的一种动物——豚鼠。烤豚鼠是地面的一种特色美食。

先导建造古堡的是印加帝国的第九任太岁帕查库蒂(Pachacuti),他能征善战,在位三十年多间穿梭开疆拓土。他从此的两任国君,渐渐将帝国的版图扩充到最大,印加由库斯科山区的小国,发展成为南美最强大的帝国。此时的印加帝国被喻为塔万廷苏尤(Tawantin
Suyu,盖丘亚语意为“四方之国”),以库斯科为主旨,在西北、东北、西南、东南各建立了一个统治区,领土北至今日的厄瓜多尔北部,南至阿根廷西北部。

图片 16
 

站在故居的山坡上,向东南俯瞰库斯科古城,数不清的房子住宅尽收眼底。

秘鲁美食
  不仅游客喜爱,连当地人也会推荐的食堂Inka
Grill,就在大广场上,以秘鲁菜和组合了数不胜数食谱的立异菜为主,适合团餐或家庭为单位的聚餐,主打羊驼、鳟鱼等秘鲁菜。

图片 17

图片 18
 

有关印加帝国的根源,流传着如此一个神话

餐厅地址:Portal de Panes 115,Piso
开放时间:11:00-23:00
餐标:90元起
电话:0051-1-240668
网站:www.CuscoRestaurants.com/en/InkaGrill.html

创世之初,太阳神的子女阿亚尔四兄弟与他们的六个姐妹住在安第斯山深处的帕卡里坦博山洞。洪水摧毁大地后,他们从山洞中走出,去探寻新的家庭。

图片 19
 

四小兄弟中,阿亚尔·卡奇最健全,他得以用弹弓将石头掷入云端,呼风唤雨。其他三兄弟嫉妒卡奇的力量,想合谋除掉他,他们骗卡奇说山洞中留有食物,当卡奇进入山洞后,几个人用大石块封住了洞口,永远将她关在了洞中。

  饮料喝什么?印加可乐!没有其它一种饮品能超越它在秘鲁人心目中的地位,可以说称得上是秘鲁的“国饮”。

此外众人接续赶路,他们到了瓦考里山,山上有座神像。阿亚尔·乌楚对神像不敬,被改为了瓦考里山上的一座石头神殿。

图片 20
 

剩余的人们仍持续寻找新的家庭,阿亚尔·阿乌卡单臂生出了翅膀,他飞过高原与江湖,从日出一向飞到日落,精疲力竭,降落到当地,变成了一块石头。

  1935年,恰逢利马(Lima)建市400周年,印加可乐发明人林德(Lynd)利(Lindley)抓住这一空子,利用本地生产的两种中草药和任何佐料搭配,终于生产了一种黄颜色、略带菠萝味道的饮品,为了投其所好秘鲁人的民族情绪,他们将这种饮料取名印加可乐。

这儿四小兄弟只剩下阿亚尔·曼科,太阳神将一支指示新家中的金杖授予他。曼科带着两个姐妹长途跋涉,来到了乌鲁班巴河与阿普里马克河中间的一个低谷,他将金杖插入地下,金杖消失了,于是他们就定居于此,那一个地方也就是后天的库斯科。曼科娶其中一个姐妹为妻,繁衍发展,并创立了印加国。阿亚尔·曼科就是印加第一任始祖——曼科·卡帕克(Manco
Capac)。

  紫玉米是秘鲁有意识的一个苞谷品种,大芦粟棒及颗粒均为青色,早在印加前一代就有种植,秘鲁的安第斯山人将它做成饮料来饮用,含有酚化合物,具有健康性和营养性。

图片 21

图片 22
 

所有印加子民都是曼科的后裔,曼科是太阳神Inti的幼子,所以印加人认为自己是太阳神的子孙。他们在金杖消失的地点修建太阳神庙(Qoricancha)供奉太阳神,并且每年召开盛大的庆典Inti
Raymi
祝福太阳神。

阳光神殿(Qorikancha)
  与华夏及另外过多古城相比,库斯科无疑是万幸的,城市化发展时期这座印加城市的布局得到尊敬。

帕查库蒂重金修建了阳光神庙,用大方黄金装饰它,神庙的外墙贴满了金片,庭院中摆满了黄金雕像。奢华的纯金,炫耀着帝国的昌盛。不过这整个,都趁着西班牙人的过来而毁灭。

  除开历史主题区以外,库斯科基本上是个山城。这是一座有着30万总人口的秘鲁“大”城市。凝视着这座秘鲁古都的红红火火面孔,突然觉得,坐在大教堂前面的阶梯,看看来来去去的人也是一种享受。

哈博罗内发现新陆地后,大批狂热的非洲人满怀对宗教的古道热肠与寻宝之梦来到美洲,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也满怀这样的指望,去新世界寻求功名财富。他先后三次集体探险队,去秘鲁探索传说中黄金遍地的印加王国。

  洛雷托(Loreto),又是一列沉沉的印加石墙。

1532年,皮萨罗引导仅169人的武力到达秘鲁海岸,穿越安第斯山南下。此时印加帝国内战刚刚竣工,阿塔瓦尔帕(Atahualpa)杀死了他同父异母的兄弟,成为印加第十三任国君,他指引着8万印加军队驻扎在卡哈马卡城外的一座高山上。阿塔瓦尔帕得知西班牙人赶到,根本没把这一百三人放在眼里,反而邀请皮萨罗来卡哈马卡城。

图片 23
 

西班牙人骑着战马,带着武器,驻扎在卡哈马卡城内的广场上。皮萨罗邀印加王来城中会见,同时暗暗在广场四周布下武器和隐形。

  当西班牙殖民者在1533年踏足库斯科,来到太阳神殿前的那一刻,他们被撼动了。这时的日光神殿外墙镶嵌着黄金,在阳光的投射下金光闪闪。

后周,阿塔瓦尔帕指导他的下级,阵势浩大地来到广场上。

图片 24
 

皮萨罗带来的神父劝说印加王皈依天主教,他将圣经呈给印加王,并且准备告诉她,天下所有的土地都属于教皇。

  神殿是在印加文(Gavin)明史上最伟大的主公帕查库特克(Pachacútec)统治时期建造的,为的是表达对太阳神的崇敬。当时镶在外墙上的纯金早已不在了。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库斯科时绑架了及时的印加法老阿塔瓦尔帕(Atahualpa),当地民众将镶嵌在神殿外墙上的纯金拆下来,作为换回领袖的赎金。明天,太阳神殿被认为是库斯科市内最要害和最壮美的印加遗址,每年11月底的太阳节庆典从这里开首。

印加王愤怒地将圣经摔在地上,“我们只相信太阳神!”

图片 25
 

这时皮萨罗发起暗号,广场四周埋伏的西班牙人一拥而上,将印加王俘获。

  太阳神殿最令人咋舌的少数是西式建筑与印加遗址的精粹纷呈组合。西班牙殖民者入侵库斯科后,在神殿的旧址上建起圣多明戈天主教堂。四个作风迥异的修建紧挨在一起,各放异彩,却又令人唏嘘。

西班牙人向印加人指出要求,缴纳装满一个房间的金子作为赎金,就足以自由阿塔瓦尔帕,于是印加人从帝国各地筹集黄金,送往卡哈马卡,昔日豪华的阳光神庙,只剩余光秃秃的石砖。

库斯科雅观夜景
  随后抵达圣弗朗西斯科广场(Plaza San Francisco),穿过广场去看Santa
Clara教堂和修道院,这座教堂外立面建筑非凡怪诞。

就在黄金要装满屋子的时候,皮萨罗改变主意,杀掉了阿塔瓦尔帕。于是1533年,印加帝国灭亡了

图片 26
 

西班牙人赶来上海库斯科,将古老的印加石墙推倒,在断壁残垣上盖起新的屋宇。太阳神庙被拆毁,在设有的稳步地基和石墙上,西班牙人修建了圣多明戈大教堂

  库斯科的夜景,是美的。半山上星星点点的私宅,像个圣诞树吗!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专门推荐:
  秘鲁都市旅游(Metropolitan
Touring
Peru)是一家具有50余年南美旅游运营经验的目标地管理集团,为你打造定制旅游、特别核心游、邮轮旅游和会奖旅游,立即联系大家开启南美之旅!

被殖民统治的秘鲁,经历了长日子艰巨的独立斗争。老城区最重要的中央广场,是战争时代用于存放武器的地点,所以称为“武器广场”,武器广场上飘扬着红白相间的秘鲁国旗与库斯科大区彩虹颜色的区旗。广场北侧的库斯科大教堂,是西班牙人在十六至十七世纪所建,外部装饰与同期非洲盛行的巴Locke建筑风格一致。广场中央是拉美民族解放运动的前驱图Parker·阿鲁马二世的雕刻,一挥手间,几百年殖民统治与抵抗的野史已成过往云烟。

图片 30

图片 31

库斯科不像我曾去过的此外一个城市,却又像曾去过的居多都会。

巴Locke风骨的礼拜堂,令人以为好像置身于保存着中世纪建造的北美洲都市;一些房子白墙粉色门窗的配色,像极了马尾藻海沿岸的蓝白小镇;而那个古墙上建起的房屋,印加与巴Locke作风同时展现,魔幻般的组合时时指示着你,这是一座曾被西班牙殖民统治的印加古都。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西班牙是天主教国家,殖民统治时代,西班牙人屠杀了具有的印加祭司,残暴地在秘鲁国内执行天主教,如今秘鲁境内90%以上的人都信教天主教

在萨克塞瓦曼古堡一侧的顶峰,一尊白色的耶稣基督像耸立在巅峰。基督与库斯科四周的环山对望,他展开单臂,山下的凡事库斯科城,都类似在他胸怀的护佑中。

图片 41

图片 42

夕阳西下,老城区升起星星点点灯火,此时帝国早已的隆重与衰败,殖民的血泪与斗争,千年历史无数沧桑,全都已笼罩在中午下……

图片 43

图片 44

相关文章